2017、2018年制冷剂市场有多火爆,相信很多人还记忆犹新。行情如坐过山车,2019年急剧下滑,市场的寂寥和跌跌不休,也让部分企业不堪重负。

  制冷剂这波跌势因何而起?何时能止跌呢?面对后续发展,以及制冷剂替代问题,企业如何应对呢?

  制冷剂跌幅达50%,这四方面是诱因

  从今年5月份到10月底,除极个别产品以外,制冷剂的总体行情呈下降趋势。据徽冰总经理谢天志介绍:“与去年高峰期相比,部分产品下降以及超过50%。”

  以R22为例,去年最高峰的时候贸易商成交价差不多到了23000元每吨,今年9月底贸易商成交价只有11500左右了。下降了差不多50%。

  R125从去年年初的50000每吨的成交价降到了现在的17000左右,也下降了差不多70%。此外,R32 、R410A也下降了50%以上。

  据记者了解,导致制冷剂产品下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个因素:

  1、行业的周期性。2017年到2018年,整整2年制冷剂行业都呈现积极的增长态势,产业上下游量价齐升。到了2019年,行业进入周期性调整期。

  2、受前端房地产行业影响,空调行业需求减少导致制冷剂需求量减少。数据显示, 1-5月空调内销零售额同比下降1.1%,外贸由于受到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一季度中国家用空调出口同比下滑9.3%。

  3、前2年行业利好,制冷剂生产企业纷纷扩产,个别产品产能甚至扩大了1倍之多。加剧了供需矛盾,造成严重的供大于求。

  4、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出口受挫,进一步加深了国内供需失衡的局面。在这种大环境下,产品价格下滑也就不难理解了。

1

  市场不景气影响盈利  上游生产企业期待后市

  近期,一些上市企业三季度业绩陆续出炉,同比都有所下滑。报告显示,“公司业绩低于预期,主要是因为氟化工产品降价导致。”

  对于后市走向,大部分企业的反应比较积极,同时又不乏谨慎。他们预估:“随着产业不断调整,部分产品的价格已经回落到成本线甚至低于成本线,2020年的整体行情还是十分严峻。不过,冬季来临,需求旺季开启,下降趋势很快会结束。”

  不过,具体到各类产品走势,还是要具体分析,尤其是在淘汰政策的大背景下。

  根据《蒙特利尔议定书》修正案对HCFC淘汰的最新时间表看,中国的二代制冷剂从2015年的削减20%增加至45%,2015年R22国内生产配额为27.4万吨,预计2020年将削减至20.55万吨。

  而且,在前不久举办的房间空调器行业HCFC-22替代技术国际交流会上,参会各方明确表态,制冷剂替代已经进入“基加利修正案”时间,这意味着R22替代将进一步加速,同时R32、R410A等HFC制冷剂即将在国内外陆续进入削减阶段。

  业内预估,届时R22的价格有望触底回升。同时,三代制冷剂将会有部分替代需求,但因国内生产企业为争夺三代制冷剂的生产配额大幅扩产,预计三代制冷剂价格仍将承压。

  为了抵御市场风险,提升竞争力,一些氟化工龙头企业如巨化股份,不断调整产品结构,大力发展含氟聚合物,产业链向价值中高端延伸,平抑制冷剂的周期性。

  巨化目前的在建工程集中在技改扩能高附加值的含氟聚合物产能和种类,主要包括23.5kt/a含氟新材料、270kt/a环保型氟产品、100kt/a聚偏二氯乙烯高性能阻隔材料一期等项目。进入2019年,公司的新型混合制冷剂JRX-2、药包用PVDC乳液等新产品批量投放市场,重点实施了含氟聚合物、PVDC等项目、AHF等氟化工原料、第三代氟制冷剂及其混配项目、存量装置的技改提升项目,新增技术专利36项,继续向产业链中高端产品延伸,含氟聚合物的陆续达产将为业绩带来新的增长活力。

  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下游环节理性应对风险

  行业的严冬影响着每一位从业者和参与者,像部分分装、分罐企业本身缺少强大品牌的支撑和市场拓展能力,面对激烈的竞争,利润被挤压严重。以及一些靠囤货、时间差、价格差赚钱的贸易商,在目前这种氛围中,生存风险极大。

  对此现状,徽冰总经理谢天志坦言,“我觉得在整体下行的趋势中,无论是上游生产厂还是下游的贸易商,都要审时度势,尽量降低库存,减少经营风险。切勿盲目追逐高利润,进行囤货。送大家一句话‘行业有风险、囤货需谨慎’。”

  像徽冰这类企业就不断根据市场行情,调整销售和经营策略。谢总指出:“今年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低库存状态运行,减少产品降价带来的经营风险。在销售上我们也是内外贸多渠道发力,美国市场暂时去了不,就加大了对其他地区的客户开发力度。内贸上继续深耕现有客户渠道,增加公司盈利点。”